腫瘤患者對中醫藥的信任度越來越高了

大年初九,年後杭州孫彩珍專家門診第一天。一上午的病人有50多位,50歲-65歲患者居多,因為有些單位還沒開始上班,大部分是子女陪著來。病重本人不能來的,則是親戚幫忙拿著病歷,手機里拍了病人的舌苔、面容或者讓專家直接遠程視頻一下,詢問病人的情況。

從門診到候診大廳,有兒子攙扶著的,有女兒在幫忙倒開水的,有哥哥跑前跑后再挂號、交費、開藥……濃濃的親情的關愛。

接診電話也是響個不停,還有很多老病人過年堅持吃藥,葯快沒了,得知快遞業務一恢復,就趕緊通過電話讓醫務人員幫忙復方郵寄中藥

節後來的新病人比較多,大部分都是2017年12月查出惡性腫瘤,而且杭州本地人居多,肺癌、肝癌為主。現在的患者比較信任中醫,他們基本上都是手術后或者查出來就立即走中西醫結合之路。一大早第一個挂號的是一位肺癌晚期患者,年前查出來的,早就急著要來開中藥了,好不容易盼到孫彩珍醫師專家門診上班,一大早趕來的時候門診還沒開門呢。還有的還在住院就瞞著主治西醫偷偷吃中藥。

肺癌腦轉移慢慢恢復意識了

有一個叫張松雲的杭州病人,63歲,肺癌晚期,自他查出肺癌住進了杭州一家三甲醫院后,哥哥已經是第8次來杭州讓孫彩珍院長幫忙開中藥。

張松雲家裡有5兄弟,哥哥年長弟弟5歲,原本張松雲的身體最好,是國家級運動員,但一年前腰椎痛,被醫生誤診骨裂要求睡在床上3個月,結果3個月後沒有好轉,又轉去另一家醫院看,依然讓他靜養3個月,如此反覆誤診一年後,才被一家醫院的專家發現大問題,做核磁共振查出了肺癌骨轉移引起的腰椎痛。

由於張松雲的肺癌沒有任何癥狀,不咳嗽、不發燒、不吐痰。但查出就是晚期了,中低分化肺腺癌,肺部腫瘤4.8公分大,給予多次放療和靶向葯治療后。2017年5月在大醫院做了胸椎手術,7月又做了腰椎術,目前雙下肢癱瘓,大小便失禁,西醫的治療辦法該用的都用了,腫瘤縮小了,但又腦轉移,意識不清,不能講話了。

張松雲的兄弟幾個商量后,認為必須走中醫藥治療了。1月13號哥哥帶著病歷找到杭州孫彩珍院長開了一個星期的中藥,帶回醫院讓護工給弟弟喂葯的時候,被主治醫生看到了,批評他們不該讓他弟弟吃中藥。好在哥哥堅持要給弟弟喂葯,每隔一個星期就來孫醫生這裡開7貼中藥。

7周的中藥已經吃完了,哥哥再來開藥時很有信心了,他說:「孫醫師,中藥有用!我弟弟現在眼睛有神了,能搖頭、點頭、發單音,能聽得懂我們說什麼了,只是目前說不出話來。要知道,他一開始送到醫院的時候,醫生就讓我們填了單子,問我們是死在家裡還是死在醫院。現在我們看到了希望。」

主治醫生看到他病情在好轉,很好奇,特地看了杭州孫彩珍院長給病人開的藥方。現在這位主治醫生再沒阻止過護工和他哥哥給弟弟喂中藥,還說中西醫結合的路是對的。

「給弟弟第一次開中藥之前,雖然醫生推薦了很多中醫院和門診,沒推薦杭州孫彩珍醫師這一家,但我們偏偏選這家。為啥?因為孫彩珍院長這家是民營醫院,20多年能堅挺不倒,也沒有什麼保安守著,如果沒有本事,醫生桌子老早被人敲壞了!」

弟媳婦讓我救救她

「我真沒想到弟媳婦受了這麼多罪,竟然從沒有選擇過中醫藥!」吳女士拿著弟媳婦厚厚一沓病例報告,打開手機里的弟媳婦照片,給孫彩珍院長講述著弟媳婦的病情。

吳女士的弟媳婦姓符,61歲,杭州人,乳癌切除術后7年、肝肺癌手術4年,這11年來放化療各類苦頭吃盡,目前腿腳腫脹、背痛得無法入睡,1.65米的身高,體重80斤都不到,需要家人攙扶著才能勉強走幾步。因為有親戚是西醫,所以從不相信中醫,目前靶向葯吃了也沒有效果了,病人已經沒有求生慾望。

過年期間,吳女士到弟弟家探望,吳女士提到自己在報紙上曾看到杭州孫彩珍院長的中醫藥治療癌症,有很多患者康復的報道。弟媳婦的眼睛一下亮了,她拉著吳女士的手說:「救救我!」

吳女士一下就哭了,答應了弟媳婦。她打聽到大年初九杭州孫彩珍門診,一大早就來挂號排隊了。

!」一旁的母親有點詫異,但很快恢復平靜說,「沒事,我不怕的。」

小郭這才意識到自己有點說漏嘴,趕緊說:「沒事,我媽勇敢的很,啥都不怕的。」

小郭的母親叫王蘭英,63歲,因為腦梗查出了肺癌,當時已經走不動路,渾身疼痛,不能化療,只能回家吃靶向葯治療。想到家裡的經濟條件不好,如果出現耐藥性,以後的靶向葯吃得會越來越貴,小郭很擔心,好在一個肺癌康復的朋友及時推薦了孫彩珍院長的中醫藥治療辦法,也就是在查出肺癌的第18天,小郭就帶著母親的病例來開了中藥。

一個月的葯吃下去,母親現在能下樓了,「我現在胃口好,吃飯好,睡眠好,就是肚子里氣總是扳牢,彎不下身體。我今天來把把脈,孫醫生你幫我再調調。」王蘭英對吃中藥充滿期望。

「我給您加點行氣的中藥,平時熱水袋不要離身,熱敷在肚子上;中藥一天吃四次,第四次是晚上10點多睡覺前吃一餐。這樣保證一天身體里都有藥物在控制腫瘤;堅持忌口,黃花菜經常吃一些,空氣好的時候中午背部晒晒太陽,心情要放鬆。」孫彩珍院長開好了藥方后,又交代了日常的注意事項。

感謝病人家屬對杭州孫彩珍院長的中醫藥治療腫瘤的期望與信任,祝願所有病人早日走向康復。

啊?我是肺癌晚期啊,我不怕的

「我媽的肺癌一查出就是晚期了!吃了一個月的葯已經能下樓了!這次她一定要來看看孫醫生。」來自桐廬的小郭帶著白髮蒼蒼的母親,坐了一個小時的班車來到杭州孫彩珍院長的門診,20來歲的她快人快語,大聲給一旁的患者講述著母親的病情。

「啊?我是肺癌晚期啊?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