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故事,一別九載人如故

原名耽美兔,已改名耽美小白兔

吞吐的煙霧籠罩在本便不大的座艙內,讓已經早已戒煙多年的男人有些輕咳。當臉頰碰到手上的戒指時,男人有一瞬間的微楞,下一秒卻已然是淚流滿面。

他還記得流星劃過時男孩眼底的光芒,記得初次見他時的模樣,記得陪他一同看過的霓虹燈閃……,如今,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是九年前的樣子,同一座城和同樣的風景,就連來往的行人也都是熟悉的模樣,可自己的身側卻只單單,少了他。

他至今記得九年前的那個初夏,他興緻盎然的背著大大的背包,卻又在將要登上飛機的最後一刻跑下來,蹦蹦跳跳地撲進了自己的懷裡:「季寒,我出差的這段日子裡,你一定要每天每天都想我哦。」

「好。」揉了揉男孩蓬鬆的頭髮,季寒晃了晃手中的戒指低喃:「等你回來,我們去訂做一對結婚戒指好不好?」眼眸中,是掩藏不住的愛意。

Advertisements

「你是不是嫌棄我親手做的戒指啊。」男孩臉頰微紅,故作懲罰性的捏了捏男人的臉,卻也只來得及氣呼呼的說上一句「誰說要嫁給你了」,便急匆匆跑上了飛機。

腦海里始終縈繞著男孩適才的模樣,季寒唇角有些不自覺的輕輕勾起。卻從未想過,這次尋常的離別,竟從此便成了永別。

不過初夏,今日的季寒卻總覺得有些煩躁,下意識從抽屜里拿出一包香煙,卻又在想起男孩氣呼呼的模樣時淡淡一笑,重新把煙放回原處。

手機屏幕突然亮起,正是他特地為男孩設置的簡訊提示音,季寒眼眸一亮,便也連忙湊過去看簡訊的內容。

信息只有短短的兩行字,卻如同讓他瞬間墜入冰窟:我撐不住了,要是還能活著出去,你娶我好嗎?

季寒只感覺渾身徹骨的寒,他拚命讓自己冷靜下來,一遍又一遍去撥打那串自己無比熟悉的號碼,卻再沒能得到回應。

Advertisements

他親自為男孩舉行了葬禮,卻全程未發一言。只是那個原本就有些緘默的男人,似乎自此之後,更加淡漠了。

九年前,那場突如其來的大地震。似乎不僅僅帶走了那個男孩,也自此塵封了他的心。

九年間,他嘗試用一切辦法來麻醉自己,可無論是酒精、香煙還是藥物,人,只要是活著,便終究有醒來的時候。直到有一天,當他站在樓頂,想要自此一躍而下時,看到了在不遠處尚閃爍著微光緩緩轉動的摩天輪

「你最近實在是太忙了,等你以後有時間了,我要你和我一起去坐摩天輪。」

「好。」

他已是答應了他,卻還沒能來得及……

「我會帶你,走遍所有,你想去的地方。」

也直到坐在摩天輪中時,男人才知道,為何他總想和自己來坐一次摩天輪。

坐在這裡,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個可以允許他們舉辦婚禮的教堂,那個他曾偷偷跑去訂做戒指的地方。

那什麼兔子不好吃,別吃我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