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竹名家談畫竹(之三)

凌雲尚虛心》 徐淵明 作

網友書獃子:俗話說,尺有所短寸有所長,聽徐老師分析文同、夏昶、鄭燮、缶廬的墨竹各自的特點,很受教育,可否請徐老師分別講講這四個人各自的不足呢?謝謝!

張開欣:徐老師說得在理,我們就是想通過您了解更多的美術史,和畫外的知識后,再動筆就少走彎路了!!!

張開欣:請問徐老師: 文同的不足之處在哪方面?作為今人,我們咋樣辟免他的不足之處?

徐淵明:這個話題,比較為難人。都是美術史上的畫竹大家。要我去遑論,真是膽戰心驚、惶恐得很。但為各位畫友計,也就斗膽瞎說,不妥之處,還望各位大俠海涵。 文同的墨竹,由於時代局限,主要是偏於工,缺少筆墨變化和趣味。 板橋的墨竹,其不足主要是程式化的東西太過,這其實不能完全算是缺點,因為幾乎所有的中國畫名家都有程式化的東西,說得好聽就是所謂的個性。 夏昶的墨竹,其不足應是描摹現實的成分偏多,個性的表現、主觀的色彩少了些,同時筆墨的變化、交融不夠。 昌碩的墨竹,過於主觀化,遠離傳統意義上的形似,難以雅俗共賞。

Advertisements

網友書獃子:徐先生高屋建瓴,學生佩服!

張開欣:為難徐老師了,在下謝罪! 請徐老師談談您是如何與<<竹>>結緣的?

徐淵明:我畫墨竹,是從2003年前開始的。當時,我工作變動,到文聯任職去了,相對有時間去畫畫,但畢竟不是職業畫家,所以我認為要專攻,考慮自己對畫竹有感覺,更加上「一世竹」的認知,所以就決定主攻畫竹了。

張開欣:徐老師:就您這幅《竹》,請您給我們講解一下作畫的步驟和技法。謝謝!

高節》 徐淵明 作

徐淵明:這個步驟很難一一再現。大致是先畫石頭,再出桿、出枝,然後布葉,最後落款。如是而已。

網友畫者無聲:徐老師您好。你開帖這麼長時間了,木有來支持,實在不好意思。

為了糊口,天天都需要畫畫。雖然我們很少有聲的這樣交流,但是您的大作在網上在我的眼帘里出現的時侯,已經有過多少次無聲的感應了。 談起竹子這個題材,我還是有一定感情在裡面的 。也和徐老師一樣臨過歷代大師的作品,也去寫生過,因為兒時在江西度過,有這個條件,北方是沒有竹子的 。

Advertisements

我想請問徐老師可能是許多畫家或者所有搞藝術的人幾個比較敏感事情,或是想說又不想說的問題;

一是;您畫到現在有沒有畫到自己認為滿意過的作品。如果有是那幾幅?可否大家共賞?

二是;如果沒有滿意的作品,您在這個題材上是準備繼續畫下去還是改變思路。或者選擇其他題材?在當今這個社會很多人都知道一招鮮,吃遍天。您是怎麼看這個問題的 ?

三是;當下市場經濟繁榮的情況下,有不少理論家或是在一起的喝老酒的把某個畫家吹上了月球 。有一句話應該是大家都清楚的,那就是「藝無止境。「怎麼在他們的口裡就無人能出其右了呢?甚至藝術家自己也默認勞資天下無雙了呢?

以上所涉話題,徐老師可選擇性回答或者不回答,請徐老師理解和海涵。

《凌雪傲霜真君子》 徐淵明 作

徐淵明:好久沒有看到無聲賢弟了!挺想念的!不知你現在高原,還是帝都?一向可好?

你問的問題,愚復如下:

1、滿意不滿意,很難說得清,今天滿意,未必後天滿意,如果在不斷提升自己,就會永遠不滿意。一旦感到非常滿意、非常自戀,那也就意味著止步了!

2、我呢,雖然執著於書畫,但由於工作,不能全身心投入,用於畫畫的時間實在太少,今年以來很少動筆。加之現在又到省攝協主持工作,更是忙得無暇一顧,所以今後一段時間還是不會改弦易轍。但畫法上肯定會尋求突破、出新。

3、這是當下的通病——浮躁!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高山打鼓不通不通。浮華過後,才能看清萬象。大浪淘沙,留下的才是真金!在我看來,老弟的高原作品,氣度非凡,自成一格,將來必成大器。多聯繫!

網友畫者無聲:徐老師好 。現在還沒有休息啊 !辛苦。我還在拉薩。還準備去尼泊爾和印度呢。也相當於出國了。呵呵!

畫畫方面我和你差不多。到現在沒有滿意過,看起來是抹幾筆,其實要把一張畫畫好,涉足的東西真是太多了。去那裡工作也是好事,其實繪畫、攝影、電影、文學很多藝術完全是相通的 。至於將來的事情。。。。托老師吉言。多聯繫!

張開欣:請問徐老師:大師們都在談"藝術"這個話題,我是一個愛好者,不懂什麼是藝術.請您就您的觀點,給我們談談您對"藝術的認識!謝謝!

徐淵明:你過謙了!藝術,這個話題太大了,我也說不清楚。不過,我覺得,不論什麼藝術,都應該給人以「美」的享受、「善」的愉悅、「真」的嚮往。!

《清風圖》 徐淵明 作

(共分七期刊登,竹畫愛好者可加關注)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