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名家談學好中醫古籍的七駕馬車

導 讀

繼承和發揚中醫學,首要的任務就是學習研究中醫古典著作。儘管中醫學在不斷發展,但中醫學的基本理論和前人總結的治病經驗主要還是在古代中醫文獻里,因此學習中醫學,必從學習中醫古籍入手。

對中醫經典古籍的學習和研究,楊瑩潔老中醫一貫主張用中醫基礎理論進行推求,不主張運用現代醫學生理病理知識進行解釋,以免穿鑿附會。

1. 獨立思考,擇善各家

學習古典醫著,應在加強古文修養的前提下,認真閱讀原文,獨立思考,先有自己的初步看法,然後閱讀各家學說以啟發思路。理論正確或論述不夠清晰,甚至有違原意,可擇善而從。如果漫無主見,往往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例如,《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中的「七損八益」,是言人體生長發育、強壯及逐漸衰退過程。結合「上古天真論」指出的女子七歲至四七由幼弱到強壯,五七至七七由強壯而衰老;男子八歲至四八由幼弱到強壯,五八至八八由強壯而衰老,乃生理自然規律。養身保健者,必須明了這個規律並加以適應,庶不致未老先衰。

Advertisements

所以,本論下文又提出「知之則強,不知則老」,文義比較清楚。但自楊上善以「陽勝八證屬實,為八益;陰勝七證屬虛,為七損」起,以後的醫家又提出各自不同的看法。如吳昆根據王冰的學說,認為女子陰血常虧,故曰「七損」;男子陽常有餘,故曰「八益」。張景岳認為:「七為少陽之數,八為少陰之數。七損言陽消之漸,八益言陰長之由。」由於沒有結合其他篇章分析,所以解釋不夠滿意。汪機註釋這段文字謂:「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七七而天癸絕,男子二八天癸至,八八而天癸終,損益陰陽,血滿而去血,女子之常也,滿而不去,則有壅遏之虞,月事以時下,則不失其常,故七欲其損;陽應合而瀉精,男子之常也,佚而無常,則有耗憊之患,持盈守成,不妄作勞,所以益之道也,故男欲其益。」頗為明晰。謝觀謂:「七指女子,常有天癸之瀉,故曰損;八指男子,非交媾不瀉精,故曰益。所謂陽常有餘,陰常不足也。」於理亦通。南京中醫學院講義稱:「女子以七為紀,月經宜於按時而下,故稱損;男子以八為紀,精氣宜於充滿,故稱益。是損作消字解,益作長字解,明乎陰陽消長之機,以免發生陰陽偏盛偏衰。」此說也是合理的。

Advertisements

綜觀以上許多解釋,雖然百家爭鳴,各抒己見,但也存在言人人殊。如果不經過獨立思考,胸無定見,則會產生無所適從之感。唯日人丹波元簡從人的生長發育直至衰老過程來解釋,是合乎經文含義的,如說:「女子從七歲至四七為生長階段,有四段;男子從八歲到四八為生長階段,有四段;合為八益。女子五七到七七為衰退階段,有三段;男子五八到八八為衰退階段,有四段;合為七損。」於理亦通。又有採取《醫心方》之說:「損女子之七,益男子之八,取人身同類之陰陽,以調和陰陽之偏盛。」系曲解經文,不可信。

2. 學《傷寒論》,重整體觀

中醫治病的特點,也就是《傷寒論》治病的特點,是整體觀念的具體表現。《傷寒論》把外來因素侵襲人體后擾亂生理平衡而發生異常反應所表現的各種不同症候群分成六個階段,定名為三陰三陽(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來觀察生理機能的亢進和衰減,以分析疾病的表裡深淺與病勢的輕重緩急,作為臨床處理的依據,而不是脫離整體,彼此孤立地分段治療。

例如,太陽病為疾病的初期,是指病因侵犯人體的時候,生理機能與疾病作鬥爭中,所出現的主要癥狀為膚表證候。我們必須掌握古人曾經說過的「善治者治皮毛」和「病在太陽愈於太陽」的原則,當患病的初期,即用暢盛皮膚和黏膜血液循環的方劑,以促進生理機能趨於自然汗出而愈。因為疾病不是靜止的狀態,而是不斷地演變、不斷地發展。在演變發展過程中,每因病人體質的強弱、年齡的老幼、時令地域及受病的輕重等的不同,而出現蓄水、蓄血,或「傳經」「合病」「並病」,或誤治等證候。由此看出太陽病在整個疾病發展中的重要性,更明確太陽篇的正治、救逆、分治、合治諸方法,為隨證治療的規律,而不為階段所限制。

所以,同一階段、同一病型、同—治法,有不同的方劑來適應證候群的演變,以消滅或阻止病因的深入。我們不要以為初期病勢輕淺而有所忽視,應該對太陽病篇的辨證、立方、遣葯以及預后、禁忌等寶貴法度,加以重視。

3. 善選版本,查真辨偽

對多次增補的古籍,應查明淵源及版本,並選較好的版本閱讀,在閱讀中出現的年代錯亂、可疑之處,當予以查證,以辨真偽。

4. 醫理醫德並舉

不僅要學習古籍的醫理、法、方葯、證,更要學習古人的崇高醫德及卓越見解和實事求是的精神。

5. 去偽存真,批判吸收

對曾經有效者,不妄下結論繼續使用觀察並加以總結,以發掘豐富中醫學的內容。

6. 觸類引申,擴大應用

對古方的運用、理解,觸類引申,隨證化裁,擴大應用範圍。

如「白鳳膏」出自《十葯神書》,原治虛勞證,為肺腎陰虛,精血虧損,而又元氣極虛,脾胃不和所致者。清代王旭高《環溪醫案》治一小兒咳嗽,形瘦色黃,半載不愈,將「白鳳膏」化裁,用平胃散加川貝、榧子,以葶藶煮棗製成葯棗,服之而差。說明其方運用靈活,不單局限於虛損。同時,應重視古書中對藥物的炮製。

7. 旁徵博引,博採眾書

閱讀某書時,須同時閱讀其他相關專論書籍。如閱讀「虛損」方面書籍時,應同時閱讀論專論虛損之書籍,如《理虛元鑒》等,結合古人與今人的治療經驗,客觀分析,提出自己的見解,則領會更加深刻,方能得心應手。

版權聲明

本文選自川派中醫藥名家系列叢書·楊瑩潔(中國中醫藥出版社出版,萬 英主編),最終解釋權歸原作者所有。由中醫出版推薦發表。未經授權,嚴禁轉載。如有內容合作,請後台留言。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