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病:其實日本沒有那麼美好

作者:鹿人甲

來源:青年鹿透社

日本,一直以來給人的感覺

就是一個嚴謹認真的民族

但這回的東京奧運會

卻讓我們看到了這個民族的另一面

抄襲、甩鍋、打臉……

究竟是怎麼了?

我們來簡單回顧一下

這屆東京奧運會層出不窮的"大新聞"

奧運Logo:涉嫌抄襲

這是最早版本的奧運Logo

在去年的7月24號發布

佐野研二郎所設計

然而僅僅三天之後

比利時設計工作室Studio Debie稱

奧運Logo涉嫌抄襲

他們為比利時列日劇場設計的Logo

沒過幾天

網友發現西班牙的設計工作室hey studio

為日本大地震所製作的祈福圖案配色

與奧運LOGO配色相似

更有人戲稱

將兩者設計結合就是奧運LOGO了

這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一查才發現

原來這位佐野研二郎是個抄襲慣犯

Advertisements

曾經貢獻過諸多經典的(抄襲)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

原先排名第二的

原研哉設計的Logo頗受好評

至於為何沒有直接入替

也是頗為讓人不解

奧運場館:抄襲&忘造點火台

大家都知道要辦奧運

修一座得體的體育場那是必須的

第一個方案是扎哈·哈迪德給出的

(2016年3月31日,扎哈因為心臟病去世,享年65歲)

扎哈給出的新國立競技場方案

完完全全的表現出她女魔頭的特色

線條優雅,造型前衛

但是廣大日本民眾認為

它像"一隻隨時等著日本沉入太平洋的大烏龜"

實在太過於天馬行空和不加節制了

再一看高達3000億日元的預算,傻眼了

對比下,北京「鳥巢」是 600 億日元

倫敦奧運會主場館是970億

東京迪斯尼也只花了1500億日元

於是官員們紛紛出來甩鍋:

Advertisements

除了甩鍋還是提了幾個方案的

比如:

有的表示:房頂不要了

屋頂「僅限於觀眾席上方」

不設覆蓋賽場部分的開閉式頂棚

有的說:空調不要了

「鑒於主會場新國立競技場觀眾席

決定不設冷氣設備

我們會向觀眾們分發消暑品

設置醫務所為中暑的觀眾服務……」

對於夏季奧運會不裝空調會熱死觀眾的質疑

安倍更是直言:不是有刨冰嘛!

當然上述幾種辦法還是被pass掉了

於是,在經過「嚴格」的篩選后

日本政府終於敲定

採用本土設計師隈研吾的作品

「木與綠的體育場」

簡潔優美,造型別緻

傳統與現代兼具

最重要的是:便宜

比扎哈的方案便宜了一半

(1490億日元)

但是近期主辦方發現:

這個體育場沒有點火的地方!

你可能會說:加上去不就好了

事情沒那麼簡單

隈研吾的設計之所以便宜

是因為他全部採用了木頭結構

在一個全是木頭的場館里點火

搞不好整個體育館變火炬了

那為什麼設計的時候忘了點火台呢

那是因為:

隈研吾的設計就是抄扎哈的

只不過在扎哈的基礎上包了層木頭

扎哈的方案能在頂部放一個點火台

因為是鋼結構

隈研吾抄的時候只想著包木頭

就忘了點火台了

扎哈的團隊也在第一時間發表抗議

控訴隈研吾的方案涉嫌抄襲

不出意外的

又引來了政府部門的一陣甩鍋

奧運組織委員會會長森喜朗表示

「都是文科省馳浩的錯」

日本文部科學大臣馳浩震驚了

然後把鍋踢回給森喜朗:

「還是要感謝他的領導能力」

關於抄襲的鬧劇遠不止於Logo和場館

連志願者的服裝也被認為是抄襲了韓服

從中發現的「日本病」

人們不禁會問

這還是印象中的日本嗎?

如果你看過日劇《半澤直樹》

可能就會明白

在日本當前的社會體制下

如果你勇於改革

努力求變,有責任感

那麼被孤立基本上是少不了了

日本是一個十分均一化的國家

就是努力培養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螺絲釘式的標準日本人

日本教育和社會極力反對個人主義

甚至有反領袖傾向

所以日本公司招聘大學生往往不問專業

一律從零教起

很多傳統日企還有所謂的輪換制度

銷售干兩年,人事干兩年,企劃干兩年

各個職種輪換一遍之後

再根據表現決定之後的走向

由於企業一般是終身雇傭

所以大多數人也不會去懷疑

這種扼殺了專業性的培訓制度

安心跟著公司安排的位置輪轉

「日本病」的本質是逃避責任

我們經常聽到對日本"職人精神"的讚美與褒獎

也看到很多精良製造的工業品

就會誤以為日本人都非常有責任感

然而其實

日本人缺乏的是擔當自己分外事情的熱情

小事情很講究責任

大事情上,沒人愛牽頭

我們經常看到有人出來辭職

其實這也不是責任感的表現

而是上司不願承擔責任

下屬只能出來背這個鍋

現在日本網友開始擔心

東京奧運會的吉祥物出些幺蛾子

不過說起吉祥物

我們好像也沒有什麼資格

去嘲笑他們……

陌生人,你好

這裡是青年鹿透社

「用我們的眼光看待世界

一句話都不想討好你。」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