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之靈樞·百病始生

《黃帝內經》分《靈樞》、《素問》兩部分,起源於軒轅黃帝,后又經醫家、醫學理論家聯合增補發展創作,一般認為集結成書於春秋戰國時期。在以黃帝、岐伯、雷公對話、問答的形式闡述病機病理的同時,主張不治已病,而治未病,同時主張養生、攝生、益壽、延年。是中國傳統醫學四大經典著作之一(《黃帝內經》、《難經》、《傷寒雜病論》、《神農本草經》),是我國醫學寶庫中現存成書最早的一部醫學典籍。是研究人的生理學、病理學、診斷學、治療原則和藥物學的醫學巨著。在理論上建立了中醫學上的「陰陽五行學說」、「脈象學說」「藏象學說」等。

原文:

黃帝問於歧伯曰:夫百病之始生也,皆於風雨寒暑,清濕喜怒,喜怒不節則傷臟,風雨則傷上,清濕則傷下。三部之氣所傷異類,願聞其會。歧伯曰:三部之氣各不同,或起於陰,或起於陽,請言其方。喜怒不節則傷臟,臟傷則病起於陰也,清濕襲虛,則病起於下,風雨襲虛,則病起於上,是謂三部,至於其淫泆,不可勝數。

黃帝曰:余固不能數,故問先師,願卒聞其道。歧伯曰:風雨寒熱,不得虛,邪不能獨傷人。卒然逢疾風暴雨而不病者,蓋無虛,故邪不能獨傷人。此必因虛邪之風,與其身形,兩虛相得,乃客其形。兩實相逢,眾人肉堅,其中於虛邪也,因於天時,與其身形,參以虛實,大病乃成。氣有定舍,因處為名,上下中外,分為三員。

是故虛邪之中人也,始於皮膚,皮膚緩則腠理開,開則邪從毛髮入,入則抵深,深則毛髮立,毛髮立則淅然,故皮膚痛。留而不去,則傳舍於絡脈,在絡之時,痛於肌肉,其痛之時,息,大經乃去。留而不去,則傳舍於經,在經之時,洒淅喜驚。留而不去,傳舍於俞,在俞之時,六經不通四肢,則肢節痛,腰脊乃強。留而不去,傳舍於伏沖之脈,在伏沖之時,體重身痛。留而不去,傳舍於腸胃,在腸胃之時,賁響,腹脹,多寒則腸鳴飧泄,食不化,多熱則溏出糜。留而不去,傳舍於腸胃之外,募原之間,留著於脈,稽留而不去,息而成積。或著孫脈,若著絡脈,或著經脈,或著俞脈,或著於伏沖之脈,或著於膂筋,或著於腸胃之募原,上連於緩筋,邪氣淫泆,不可勝論。

黃帝曰:願盡聞其所由然。歧伯曰:其著孫絡之脈而成積者,其積往來上下,臂手孫絡之居也,浮而緩,不能句積而止之,故往來移行腸胃之間,水湊滲注灌,濯濯有音,有寒則□□滿雷引,故時切痛。其著於陽明之經,則挾臍而居,飽食則益大,飢則益小。其著於緩筋也,似陽明之積,飽食則痛,飢則安。其著於腸胃之募原也,痛而外連於緩筋,飽食則安,飢則痛。其著於伏沖之脈者,揣之應手而動,發手則熱氣下於兩股,如湯沃之狀。其著於膂筋,在腸後者,飢則積見,飽則積不見,按之不得。其著於輸之脈者,閉塞不通,津液不下,孔竅干壅,此邪氣之從外入內,從上下也。

黃帝曰:積之始生,至其已成,奈何?歧伯曰:積之始生,得寒乃生,厥乃成積也。

黃帝曰:其成積奈何?歧伯曰:厥氣生足悗,悗生脛寒,脛寒則血脈凝澀,血脈凝澀則寒氣上入於腸胃,入於腸胃則□脹,□脹則腸外之汁沬迫聚不得散,日以成積。卒然多食飲,則腸滿,起居不節,用力過度,則絡脈傷,陽絡傷則血外溢,血外溢則衄血,陰絡傷則血內溢,血內溢則后血。腸胃之絡傷則血溢於腸外,腸外有寒,汁沬與血相搏,則併合凝聚不得散,而積成矣。卒然外中於寒,若內傷於憂怒,則氣上逆,氣上逆則六俞不通,溫氣不行,凝血蘊里而不散,津液澀滲,著而不去,而積皆成矣。

黃帝曰:其生於陰者奈何?歧伯曰:憂思傷心,重寒傷肺,忿忿傷肝,醉以入房,汗出當風傷脾,用力過度若入房汗出浴,則傷腎,此內外三部之所生病者也。

黃帝曰:善。治之奈何?歧伯答曰:察其所痛,以知其應,有餘不足,當補則補,當瀉則瀉,毋逆天時,是謂至治。

譯文:

黃帝問岐伯說:各種疾病的開始發生,都是由風雨寒暑清濕喜怒等內外諸因所致。喜怒失去控制而過分,就會傷及內臟;風雨加身,乘虛而入,就會傷及人體的上部;感受了清冷陰濕之氣,就會傷及人體的下部。上中下三部之氣,對人體的傷害各不相同,請談談它們的遇會聚合。

岐伯說:三部之氣各不相同,或起發於陰內,或起發於陽表。讓我來談談其中道理。喜怒失去節制,就會傷及內臟,傷及內臟則病發於陰內;清冷寒濕乘虛襲入,從尻、足而上,則疾病起發於下部;風雨乘虛襲人,從頭、背而下,則疾病起發於上部。這就是百病初發時的三大部位。待到病邪侵淫擴散,就不可一一數說了。

黃帝說:我確實是數說不出各種疾病的部位、名稱,所以向天師請教,希望全部了解其中道理。

岐伯說:風雨寒熱,如不得虛邪之氣,是不能單獨傷害人體的。人有時突然遇到狂風暴雨,而沒有得病,這是因為沒有虛邪,所以不能傷人。這說明必須是虛邪之風與人體的宿虛兩相遇合,外邪才能侵入並留止體內而引發疾病。如果風雨寒熱順應季候節令,而人又身體強健,皮肉堅實,這是所謂「兩實相逢」,是不會得病的。人為虛邪所傷,是由於四時不正之氣與人體的虛弱所致,形體虛弱與邪氣盛實相遇合,於是形成大病。氣有一定的留止之處,依據邪氣留止之處給疾病命名,上下內外,分為三部。

所以虛邪襲中人體,從皮膚開始。皮膚鬆弛,則腠理開張,腠理開張,邪氣就從毛髮侵入;邪氣入而漸至深處,;使人毛髮豎起,森然寒慄,皮膚覺痛;邪氣留而不去,就會轉而入於絡脈,邪氣留止絡脈時,會使肌肉疼痛,肌肉疼痛有時歇止,於是便由經脈代受邪害;邪氣如久留不去,就會轉而侵入經脈,邪氣留止經脈時,常令人森然寒慄,易受驚嚇;邪氣如久留經脈而不去,就會轉而侵入輸脈,邪在輸脈時,致使手三陰手三陽六條經脈不通,四肢疼痛,腰脊僵直,難以屈伸;邪氣如仍然留而不去,則轉而侵入伏沖之脈,邪在伏沖之脈,則覺身體沉重,且有痛感;邪氣如在伏沖之脈久留不去,就會轉而侵入於腸胃;邪在腸胃,則腹部虛起發脹,如果多寒,就會腸鳴、泄瀉,吃進食物不能消化,如多熱,就會大便稀薄,而且有糜爛物隨大便排出;邪在腸胃留而不去,則轉而侵入腸胃之外的脂膜之間,留止於脂膜的細絡中;邪在脂膜稽留不去,就會停在這裡形成積塊。總之,邪氣侵入人體,或留著於孫絡,或留著於絡脈,或留著於經脈,或留著於輸脈,或留著於伏沖之脈,或留著於脊膂之筋,或留著於腸胃外的脂膜並連及緩筋。邪氣在體內的侵淫放濫,不可一一論說。

黃帝說:請你詳盡地談談邪氣在體內成積的情由。

岐伯說:邪氣滯留於孫絡聚結而形成積症的,積塊可以上下來回地移動,因它聚結附著於孫絡,而孫絡輕浮,弛緩,不能將它勾留固定,所以它往來移行於腸胃之間,如有水液聚滲注灌,則濯濯有聲;如有寒,則腹部脹滿,而且腹鳴如雷並有牽引之感,所以常覺劇痛。邪氣聚結附著於陽明經,則其積塊夾在臍部周圍,飽食后其積愈大,飢餓時其積變小。邪氣聚著於緩筋時,病狀與陽明經的積症相似,飽食后則脹痛,飢餓時反覺舒適。邪氣聚著於腸胃的脂膜時,則疼痛外連於緩筋,飽食后痛感就消失,飢餓時疼痛就發作。邪氣聚著於伏沖之脈,用手按壓其積,則積塊應手而動,手離開后,則覺有熱氣下行兩股,象熱水澆注似的。邪氣聚著於腸后脊膂之筋的,飢餓時積塊可見,飽食后則其積不顯,以手按摸,也按摸不到。邪氣聚著於輸脈的,會使脈道閉塞不通,津液不能下行,孔竅乾燥堵壅。這些就是邪氣自外而內、由上而下傷害人體的一般情況。

黃帝問:積症從開始發生到已經成病,是怎樣的?

岐伯說:積症的開始發生,是因為感受了寒氣,寒厥邪氣由足部上行入於腸胃,就會形成積症。

黃帝問:形成積症的過程,是怎樣的?

岐伯說:寒厥邪氣侵入足部,使足部脹悶而不便利,由此引起脛部寒冷,脛部寒冷則血脈凝澀,血脈凝澀,就會使寒氣上行而進入腸胃;寒氣進入腸胃,則腹部脹滿;腹部脹滿,則腸胃之外的汁液黏沫因被擠壓而聚結不能流散,日久而成積症。如突然飲食過多,則使腸內水谷充滿,運化困難,再加上起居無常,勞累過度,就會使絡脈受傷。上行的或淺表的絡脈受傷,血液就會外溢,血外溢就會發生鼻出血之類現象;下行的或深內的絡脈受傷,血液就會內溢,血內溢,就會造成大便出血。腸胃的絡脈受了傷害,血液就會溢出腸外,如腸外適有寒氣,汁沫與溢出的血液相搏聚,就會併合凝結而不得消散,積症就形成了。如果突然外受寒邪侵襲,內為憂鬱氣怒所傷,就會導致氣向上逆,氣上逆,就會使手足三陽六經的經氣閉壅不通,陽氣不能運行,凝結了的血液蘊藏在內而不能化解消散,津液澀滯,留著而不去,這樣,積症也會形成的。

黃帝問:病發生於內髒的,是怎麼回事?

岐伯說:憂思傷害心臟。重寒傷害肺臟。氣忿惱怒傷害肝臟。酒醉後行房事而且出了汗、受了風寒,則傷害脾臟。用力過度,或是行房后汗出洗浴,則傷害腎臟。連同前面所說,這些就是陰內陽表上中下三部發病的原因。

黃帝說:講得好。這些病應如何治療呢?

岐伯回答說:明察致病的緣由,藉以了解與之相應的有關情況,對於邪盛有餘和正虛不足,當補的就補,當瀉的就瀉,一定要順應四時氣候的自然變化,不可與它相背逆,這就是治療疾病的最高境界。

谷晟陽老師本人的結緣電話和微信號:18640886333,QQ:411388888

傳承文化,分享智慧,利益眾生,功德無量。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