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臨床營養專家評中國醫生補鈣神文:缺鈣需補鈣,補鈣要科學

本周天津醫院的趙嘉國和曾憲鐵團隊,在醫學期刊 JAMA(美國醫學會雜誌)上發布了一篇有關老年人骨質疏鬆和膳食補充劑(維生素 D+ 鈣)之間關係的文章。 文章推斷:「對50歲以上的社區人群而言,額外補充鈣和或補充維生素D不能降低其骨折風險。」

這篇文章在國內引起了很多的反響。掌上醫訊就此採訪了美國UCLA(洛杉磯加州大學)人類營養中心主任,UCLA里根醫學中心臨床營養科主任李兆萍教授,請她做出評判。李兆萍教授是現任美國營養協會12名理事之一,同時也是美國臨床營養醫師協會副主委。2008年-2014年期間,她曾作為第一作者或共同作者,在JAMA雜誌上發表過4篇Meta分析和編評。

以下是李兆萍教授的點評:

Advertisements

文章作者做了大量的數據匯總和分析工作,能在JAMA上發表,是高水平的科研論文。但我對很多媒體將此文章的推斷延伸為「補鈣無益」,甚至「補鈣有害」,誤導民眾不以為然。

總體而言鈣是人體必需的一種礦物質,身體99%的鈣儲存在骨骼和牙齒裡面。鈣是細胞傳達信息的信號,神經肌肉介質,和很多酶的輔助因子。長期缺鈣而不及時補充會迫使身體從骨骼里提取鈣,造成和加劇骨質疏鬆。

天津醫院的這篇文章是Meta(薈萃)分析,不是規範化,多中心,隨機性和雙盲性的大人群臨床試驗。

這個Meta分析本身存在著如下局限性:

研究包括了來自不同國家(主要是歐美)非常不同的人群 (性別,年齡,種族,基線維生素 D水平,骨質疏鬆症風險,和以前的骨折史,飲食習慣,體力活動水平等);

Advertisements

收進的人群所服用鈣,維生素D的劑量不同;

不同的研究由於人群例數的多寡對最終結果有不同的權重。

另外還要指出在文章分析的眾多試驗中還有如下缺陷:

這些試驗只招收居住在社區年齡超過50歲的人群。補充鈣和維生素D的開始時間可能為時已晚。受試者骨密度基線標準不統一,參差不齊,會直接影響最後統計的結果;

補充鈣和維生素D的時間短 (大部分的研究是1年以內),很難體現補鈣的益處;

僅包括提供有骨折數據的試驗,但排除以骨質疏鬆試驗為主要目的的試驗,增加了統計分析的局限性;

服用鈣和維生素D以外的治療骨質疏鬆藥物的人群(骨質疏鬆中的高風險患者)排除在外,沒有包括在分析里;

膳食攝入中的鈣或維生素 D(如從牛奶中)沒有被評估。在美國,許多飲料和食品是包含強化鈣和維生素D的。這些人群的鈣和維生素D的攝入已經高於一般人群,進一步補鈣,效果自然就不明顯。這和中國人群的飲食習慣和鈣,維生素D攝入量不同;

沒有考慮戶外(日照)因素,紫外線的照射受到室內活動時間的增加,霧霾的天氣,以及防晒霜的使用而降低,皮膚合成維生素D的量明顯降低;

肌肉的強度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骨密度,體力活動和肌肉力量狀況沒有考慮在內;

所包括的大多數研究都沒有可靠的依從性措施 - 沒有檢測和確保鈣的攝入,安慰劑組的鈣攝入量也沒有控制和標準。

我個人認為這篇文章不會改變各國對於骨質疏鬆的臨床診療指南和實踐。人類骨密度峰值時間為30歲左右。預防骨質疏鬆:一是要在峰值時期達到最高的骨密度,二是要在峰值期后減緩骨密度的降低。確保足夠的鈣和維生素D是一生的任務。

具體到老年骨質疏鬆,實際上就是沒有做好上述兩項預防工作而導致骨密度太低。要改善老年人骨質疏鬆,減少骨折就是要從出生起:

1) 維持足夠的鈣和維生素D的攝入

2) 確保充分合理的蛋白質和飲食

3) 鍛煉增加肌肉強度,預防肌少症

最後也要指出,補鈣要適量,要個體化,要遵從醫生的建議,並不是越多越好。對於少數長期卧床的衰老患者來說,補鈣過多,無法被骨骼有效利用,那麼多餘的鈣就可能被轉移到身體的其他器官,如冠狀動脈,從而增加了冠心病發病的幾率。

作者簡介

李兆萍博士,現任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醫學院醫學教授,琳達和斯朵特瑞斯奈克人類營養冠名講席教授,人類營養中心主任,洛杉磯加大里根醫學中心臨床營養科主任。

美國營養協會(ASN)12 名理事 (Board ofDirectors)之一,美國臨床營養醫師協會副主委,世界華人臨床營養醫師協會主任委員,北京協和醫院和北京醫院的客座教授。

曾任洛杉磯加州大學學術議會委員。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