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V/艾滋陰影下的高校

性觀念開放,性知識滯后

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們對於性話題及性行為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2015年,針對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武漢、西安等34個城市的高校本科生,分男女、年級進行摸底調查研究顯示:接受調查的大學生中60.5%接受性解放、性自由,67.1%接受婚前性行為,近七成大學生接受未婚同居行為。

大學生的性觀念、性心理、性行為雖然趨於開放化,可是對於性病知識的缺乏及預防能力卻令人擔憂。西安南郊某高校22歲男研究生小東(化名)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感染艾滋病,「一直不敢也不想檢查,總覺得距離我很遙遠。」外表斯文的小東說,他在讀研前就比較喜歡男性,「男友」都是經網路認識的,通過QQ聊天,等聊得投緣后就約會,「有四五個,長的交往幾個月,短的就一次」,大家在一起不問名字,也不用安全套。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被哪位「男友」感染的,是否還有人因為自己而感染。

教育宣傳的缺位

連年高速度增長的大學生艾滋病感染病例對於學校、對於社會、對於每個家庭都將是一場噩耗。

調查顯示,互聯網、書本、雜誌和跟同齡朋友交流是獲取性知識主要途徑。其中,不少男生通過互聯網、色情材料了解性知識。

傳道授業的大學,卻忽視了人生的「必修科目」:性安全教育。陝西某高校教師劉某(化名),自己也是一位艾滋感染者,他說校領導往往對性教育聞之色變、避而不談。劉聞表示:沒有人願意談。如果談的話,可能社會上會認為,是不是這個學校有問題,會影響學校招生。

有些高校即使開展性教育,也僅限於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那一天。

高校防艾教育開展的最大阻礙,恰恰是某些高校管理者,沒有把它作為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來抓。

如果大學防艾知識課堂持續「失語」,學生們得不到健康、正確的教育,很可能誤入歧途甚至給他人帶來傷害。正如我們看到的結果,青年學生艾滋病疫情上升明顯,這些被感染孩子的人生悲劇已經無法再彌補。

較低的自檢率和自知率

疾控中心每年對暗娼、吸毒人員、「男男」、性病門診、腎透析、無償獻血、青年學生進行檢測。專家介紹,疾控部門主動對這些高危人群檢測外,市民還可以享受免費自檢,但居民自檢率很不理想。除了重複檢測和外地人口,艾滋病自願檢測人數還不足10%。「很多人還是礙於面子,不好意思,另外不少高危人群也抱有僥倖心理。」

正是這種礙於面子,不好意思的心理作祟,艾滋病的自知率在我國也並不高。與美國等國家相比,中國艾滋感染者的知曉率,也就是自知率還處於一個相當低的水平。根據《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的報道,美國艾滋感染者的知曉率為75%,我國估算為54%。

有些人是因為不想知道自己是感染者,因為擔心檢測出來后根治不了卻還要受歧視,找不到工作。「但這同時也意味著,他們錯過了接受治療和關愛的機會,增加了傳播的可能,形成了一個非常負面的鏈條反應」,專家分析說。

潛在的社會歧視是影響中國艾滋病感染者自知率較低的一個主要原因,而社會歧視存在的根本原因,還在於公眾對艾滋病的傳播方式還並不了解。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國《艾滋病防治條例》中明確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歧視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病人及其家屬享有的婚姻、就業、就醫、入學等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

對於在高校中日益龐大的這一群體,高校一方面應該有針對性地普及和加強艾滋防控教育,另一方面,更要為這些已經感染了艾滋病毒的學生們完成學業提供方便。

共同努力,把艾滋病毒逐出校園

高校何以成為艾滋病的重災區?這不是我們只需要思考的時候,而是我們需要面對、需要以實行行動來應對的時候。要將艾滋病毒逐出校園,不能再停留在口號上,針對高校青年學生的防艾工作是教育行政部門與高校的分內事,同時社會各界也應該有良知,來促進那些正處於青春期的大學生的健康成長。作為家長,不要以為孩子考上了大學就萬事大吉,放任孩子,這其實同樣會害了孩子。相反,我們不但不能放鬆對他們的教育,還要不斷加以正確的引導,讓孩子安全度過青春危險期。

如果說曾經的失語已經難以彌補,那麼今天嚴峻的現實會倒逼我們行動起來,關心、關注大學生的健康成長,不只是因為他們是孩子,還是我們的未來和希望!

運營人員: 馬文晶 MZ012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