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桃運小神醫

「二黑快回來,是爹對不住你,你不要去秀琴家鬧了。」

王伯來跟在兒子王二黑身後,焦急地勸二黑不要去胡秀琴家鬧事。兩人越發加快的步子中瀰漫著王伯來心底的著急。

「不,爹,我一定要去問個清楚。為什麼老胡家居然說話不算話,答應的婚事說反悔就反悔。如果今天不去問個清楚,就這樣讓秀琴跟了別的男人,我二黑這輩子都會後悔的!」

不管王伯來怎麼勸阻,王二黑依然是快步朝著胡秀琴家跑去。

當得到悔婚消息的那一刻,他的心情萬分複雜。仇恨、恥辱、心痛和哀傷一時湧入他的內心,讓他瞬間嘗遍了人世間的各種滋味。

羊村,有誰不知道王二黑和胡秀琴是早定下的娃娃親?他們的事可是老王家和老胡家長輩定下來的,眼看著年歲漸長,胡秀琴和王二黑即日就可以完婚。

本來是大快人心的好事,王二黑也以為:家裡越發貧窮,能夠娶胡秀琴這樣的漂亮媳婦也足以慰藉王家先祖。

可是,王家越發貧窮了,現在只能夠算是羊村的貧困戶。財大氣粗的胡家怎麼可能再將自己的女兒嫁到如此破敗的王家?

甚至今日都沒徵得王家和王二黑的同意,胡家就私自做主將胡秀琴嫁給了鄰村的張樹林

「還要去問什麼結果呢?老王家窮了不就是最好的解釋唄。比起鄰村張家來,我王家窮得叮噹響,媳婦不願意來也正常!」

眼看著王二黑跑遠了,跟不上的王伯來在後面喘著粗氣,最後那句話顯露出他內心的無奈和辛酸。

如果要將胡秀琴娶回王家,就必須要賺很多錢,必須改變王家如此貧窮的現狀。

「難道真的像父親說的那樣嗎?不,我不相信,我要秀琴親口給我一個解釋!」

王伯來的話,二黑自然是聽到了。但是他不願意去相信是因為自己貧窮秀琴才要分手的,他相信和胡秀琴之間的盟約和愛情都是真的,是不需要用金錢來衡量的。

王二黑從家裡跑出來才沒幾步,村口便傳來了鞭炮聲音。鞭炮的聲音很大,即便是離村口最遠的王二黑家也聽到了陣陣鞭炮的咆哮。

一陣陣微風靜靜地吹拂,捲起了稻田裡的層層金黃。村裡連接著胡家和王家唯一的小馬路,此刻,那條被層層金黃捲起的小路上,遠遠地走來一個女子。

她穿著一條齊逼小短裙,白花花的大腿隨著屁股的扭動閃耀出誘人的春光。胸前的膨脹,不時跳動的柔軟,足以讓任何男人都心動不已。美麗的臉容,披肩的長發,更是讓她顯得嬌艷不可方物。

「哎呀,是二黑伢子啊!怎麼?往秀琴家玩去啊?」

那位美女是村裡的寡婦王春花,今日她是去二黑家借塞子的,卻沒有想到在路上偶遇了王二黑。她邊說話邊走路,也許是因為胸部太豐滿的原因,說話的時候,動作太大,居然直接崩開了胸前好幾粒紐扣來。

王二黑忍不住朝著那片崩開口子看過去,那足夠大的乳浪只是被兩個罩罩套著,好像是出海的蛟龍,瞬間讓王二黑的褲襠都不由得膨脹起來。

「好大!」

看著那個偌大的罩罩,王二黑不由得讚歎。

「扯犢子,你說什麼呢!」

王二黑不經意的話被寡婦王春花聽到了,她不由得蹙起眉頭,整個人好像一顆隨時要爆炸的定時炸彈。

「哦,不是,我是說春花嫂子你今兒個好漂亮。」

知道闖禍了的王二黑連忙改口,他臨時改過的話讓王春花臉色頓時舒緩了不少。

「二黑啊,我剛才忘記和你說了。今日,你不要去秀琴家了。因為今日,張樹林去秀琴家訂婚了哩!聽到那鞭炮聲音沒有?那可是從張村買來的『富貴鞭』,好大一盤的燃起來可帶勁了!」

越發高興的王春花,說話沒個遮掩。她帶來的消息,讓王二黑越發地焦慮和著急。他甚至沒來得及和王春花道別,就直接朝著村口秀琴的家跑去。

「哎!多好的娃啊!」

遠看著二黑奔跑的背影,春花嫂子也不由得搖起頭來。

胡秀琴家,鞭炮聲聲,高朋滿座!

「岳老子,這是我特意給您備的翡翠項鏈。這可是眼下最時髦的保健項鏈!我聽說您老有高血壓,戴上這個項鏈可以起到降血壓的作用哩。」

不愧是福林鎮第一富村張村的大款,一出手便是五千多的翡翠項鏈!同是福林鎮的羊村,可沒幾個人看到過那稀罕玩意。

羊村是福林鎮最窮的村。就算胡秀琴家這樣的羊村首富,五千元也相當於她家三個月的收入了。張樹林卻可以一下拿出一條價值五千元的翡翠項鏈來!

「哎呀,樹林娃啊,你來就來了嘛,還送啥子禮品咯!」

高坐在太師椅上的胡江華,眼看著張樹林拿出一條五千多的項鏈來,頓時雙眼都亮了。雖然他口上說不要,可是他的手卻很快就攛到了項鏈那,只是隨手一勾便將翡翠項鏈裝進了自家口袋裡。

眼看著胡家招來的女婿,村裡人臉上都露出了羨慕嫉妒恨來。圍觀的老百姓,更是一片議論紛紛!

「這老張家就是有錢哈!隨手便是大五千的項鏈,要是以後我閨女也能找一個這樣的人家就好了。」

「哼哼,你看張樹林身邊那兩條狗吧,那狗只怕也值錢得很啊,是外國進口的名貴狗哩。」

「哎!這張樹林好是好,倒是可憐了二黑!多好的娃啊,就這樣被秀琴妹子給甩了。」

「這有什麼?老王家窮得叮噹響,這胡秀琴註定不是他王家能夠吃得消的貨。」

村民的陣陣議論,讓張樹林滿面春風,也讓胡江華一臉的得意。村民都羨慕他胡江華找了個有錢的女婿,要真讓女兒嫁給村頭那二黑的話,哪裡有今日的風光?

「江華伯父、秀琴妹子,我王二黑今日倒是要打破砂鍋問一下,怎麼說好的婚約現在就變了呢?秀琴怎麼能夠嫁給別人呢?我才是秀琴的未婚夫啊。」

正當整個訂婚儀式搞得熱熱鬧鬧的時候,王二黑闖進去一聲大喝將整個場面都給攪亂了。

王二黑的吵鬧聲更是將所有村民的眼光都吸引了過去。

看到這一切,高坐太師椅上的胡江華一臉的黑氣。同時,蓋著紅蓋頭穿著鳳冠霞帔的胡秀琴身子也略微顫抖了一下。

如此的混亂讓張樹林也尬尷萬分,他可是張村村長的兒子,有誰吃了雄心豹子膽,居然敢來破壞他的訂婚典禮?

即便王二黑曾經和秀琴有婚約又能如何?只要他張樹林給一筆錢,還不是照樣給辦了?

「瑪德,王二黑你個龜孫子怕是不想活了吧?連我和秀琴的訂婚典禮也敢來鬧場子?」

張樹林不會任由事情繼續惡化下去,他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王二黑來鬧訂婚典禮不過只是個笑話。

「要是你半個小時內還不走的話,我就要放狗咬你啦!」

張樹林特意拉了拉他旁邊兩條大狗脖子上的鏈子,嘴角的猙獰讓圍觀的村民瞬間安靜了下來。

「張樹林,我就不走!秀琴和我有婚約在先,和她訂婚的該是我。」

面對著兩條高聲吠叫的大狗,面對著張樹林的咄咄逼人,王二黑一臉的堅毅,他不會被淫威所懾服的。

「秀琴,你快說啊。你究竟喜歡誰,你為什麼要和張樹林訂婚?」

面對著這麼多人的壓力,萬分焦急的王二黑朝著蓋著蓋頭的胡秀琴追問,他怎麼也得為自己的幸福爭取一把。

「二黑哥,你走吧。你們家實在是太窮了,我嫁過去也沒得啥子好的。如果你現在走,以後我們還是朋友!」

在一片安靜中,從那一方蓋頭下傳來了胡秀琴顫抖的話語,她為了錢居然放棄了王二黑。

那一刻,王二黑多麼希望自己是一個富翁,可是現實卻將他的夢想擊得粉碎。

「去,給我咬死那可惡的龜孫子。」

王二黑的行為徹底激怒了張樹林,站在場上的張樹林不可能讓王二黑就這樣輕鬆離開,他要讓王二黑為今日的行為付出代價。

那兩條大狗,聽到張樹林的命令,立馬崩開鎖鏈朝著王二黑撲了過去。

「救命啊!」

兩條如此可怕的大狗追著他撕咬,王二黑只能夠逃跑。他一邊逃跑一邊喊救命,整個羊村這麼多村民,平時都和王二黑關係還不錯,卻因為害怕得罪了胡江華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去幫王二黑。

百般無奈之下,王二黑只好朝著村口的枯木崖跑去。他以為枯木崖地勢高,那兩條畜生不熟悉羊村的路定然不敢追過去。

卻沒有想到,兩條大狗窮追不捨,將王二黑追到了懸崖邊上。

「啊!」

一聲慘叫傳遍了整個羊村,在懸崖口的王二黑一不小心,居然摔下了懸崖。

【作者題外話】:毫無疑問,九曲流觴的新書又開了,歡迎各位讀者君欣賞。九曲流觴,又名一路向北又向南,代表作品《不死玄聖》、《天歌》、《全能桃運小神醫》。

本文來自小說《全能桃運小神醫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