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腹腔鏡手術記(上)

十一假期里,我沒有作為醫生去值班,而是作為患者經歷了一次腹腔鏡手術

兩年前婦科超聲顯示一側輸卵管積水,當時婦科醫生就建議過做腹腔鏡手術,但是,鑒於我左側輸卵管未報異常,手術直接被我否決掉,對於一個兒內科的醫生來說,手術還是很恐怖的。

但現實不盡如人意,結婚四年仍遲遲未孕,多次複查超聲右側輸卵管積水仍然明顯,生殖科醫生建議做造影,造影結果顯示右側輸卵管嚴重積水,左側輸卵管不通,治療方法只有一個:手術!

我不想手術,但是我更想要寶寶。再說腹腔鏡手術畢竟是微創,有做過的人告訴我很簡單,不用害怕,也有婦科的師姐告訴我說就相當於一個檢查,不用擔心。既然想要孩子,不管結果如何,我需要去試一試。

手術在自己醫院生殖科,而住上院之後,我發現自己害怕的不是手術疼痛,而是全麻!一開始單純的怕全麻后插管,怕全麻后醒不過來,於是在丁香園、知乎各大網站瘋狂搜索腹腔鏡手術和全麻,卻發現了一個新名詞:術中知曉,簡單的說就是手術中意識清醒,感覺清晰,但是全身不能動,即使刀子割你的肉疼死,別人也不會知道,繼續割(有些誇張)。我真的被嚇到了,但是退縮已經不可能了。

術前一天晚飯只能喝粥,17點以後只能喝水,18點的時候開始清理胃腸,2000ml藥液,2小時喝完。藥液聞著很香,很難喝,喝的想吐,得益於此,22點開始禁飲食到第2天24點,根本沒想要吃東西的感覺。藥液喝到一半就開始跑廁所,拉的全是黃水,斷斷續續到第2天早晨,我一共去了5、6趟,但我隔壁床的大姐說她拉了十幾趟。

手術當天早晨6點,被護士叫到治療室灌腸,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適,就是後邊肚子有些脹,其實這個時候腸子里基本沒啥東西了,就是沖洗一遍吧。8:30左右開始輸液,然後整個上午我都在緊張焦慮中度過。除了對於麻醉的恐怖,我竟然一直在害怕自己會出意外死掉,在醫學上來講,凡事皆有可能不是嗎。正所謂懂得越多越害怕。我盡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是仍然緊張到手腳冰涼,出冷汗。我之前問過好幾個醫生手術大概多長時間,答案差不多:沒有特殊情況,差不多一個半小時。我便開始想手術快些開始,熬過這一個半小時就好了。隔壁大姐一個勁安慰我,讓我別緊張,似乎有些效果。

手術室的兩個姐姐準時來接我了,(順便提一句:術前針真的一點不疼),我躺在床上,迅速地被推倒手術室,擺好體位。奇怪的是,到了手術室,竟然一下子就不緊張了,還跟護士老師們聊了會我們科收病號的事,這也是職業病的一種??麻醉老師坐在我後面,怕我緊張,不停地跟我聊著。

醫生到位,麻醉老師說:「開始麻醉了,可能會有點暈。」然後把面罩給我罩上,靜脈也開始用藥。幾秒鐘后我視力開始模糊、發花,只能閉上眼睛,緊接著說話口齒不清,然後頭似乎稍微有點暈,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