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安全套掉了

「有時候,遺忘也是愛。」

「她是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

小祥說這話時,臉上的表情很怪,作為活的很明白的代表,他很少出現困頓與疑慮。

隨著話匣子的打開,才發覺有的感情世界,充滿著喜劇的悲傷。貓喜歡吃魚,但是貓不會游泳。魚喜歡吃蚯蚓,可是魚永遠上不了岸。

「我們曾經無所不談,聊天記錄加起來有上千頁,清理緩存用了7分鐘。」

那些刪掉的聊天記錄,是他曾經珍視的寶貝,在決定分手的那一刻,卻成為穿透心臟的刺刀,放血槽儘是流淌的鮮血。

秋天的風,是四季姑娘微閉顫幽的眸,背著畫板的她踏著落葉,獨自融入楓林,鉛筆在白紙上繪製出葉的影子。

他一如既往的打著籃球,運動場上回蕩著奔騰閃挪的身影,秋天的風很涼,卻無法吹散嚮往自由的心。

兩個生活不同軌的人,每天卻相伴在大排檔,因為他們是戀人。

菜肉一鍋的香味,升騰的熱氣中瀰漫開來,視頻聊天中傳來媽媽的詢問:「總是不回家吃飯,是不是有男朋友了?」,面對這種詢問,她總是習慣性的回復兩個字:沒有!

偶然撞見街上情侶的難捨難分時,她總是選擇習慣性的忽略。

那年的情人節,他手捧著玫瑰在樓下等候,迎面撞見了她及未來的丈母娘,這段同行不同軌的愛情,進入了倒計時。

丈母娘的茶話會內容基本固定,作為白領進階金領的他,不存在經濟及文化的短板,但未來丈母娘敏銳的判斷出:女兒跟著他,會吃虧。

丈母娘的判斷是正確的,因為他倆之間的差距,太大。

當小祥說到這裡時,我明顯感覺情商不夠用了,他概述了她的家庭環境:家傳哮喘病、獨生女、單親。

簡單地說,她需要的不是金錢的支撐,而是無時無刻的陪伴。對於丈母娘來說,她將哮喘傳送到女兒體內時,這位母親註定要提心弔膽一輩子。

在小祥離開她家后,她發來消息:我不需要你把我當成你的全世界,我有男朋友但是也單身。

面對熱愛自由與空間的她,小祥不知該如何回復,他在判斷自己是否能撐起她的世界及生命。

「因為我愛她,所以我離開。」

他的退出,令愛畫畫的她,崩潰了。

依人如彩虹,遇見方知有,她在他離去后,才發現原來同行不同軌的世界,只不過是形影不離的縮寫。

當自我的世界放大之後,你會發現TA的世界變小了,我問小祥後悔嗎,他陷入了沉默。

「和她真的很聊得來,我上句還沒有說完,她總能準確的命中下一句,哪怕是一個可笑的無聊話題,也能整晚不停。」

人生所謂的驚喜與變化,不過是個縮放,若稀釋開來,大多數是蒼白又無味的。能遇見一位聊得來的人著實不易,他如今也有歸屬,而曾經那個聊得來的她,如今圍著自己的寶寶轉圈。

那年的滿月酒,兩人再次重逢,她的愛人是位診所醫生,那個追求自由和空間的女孩,終究選擇了家庭的安排。

診所的牆上,掛著一幅黑白的楓葉,是曾經的回憶,也是封閉的自由。

他叼著煙對我說:人生就像是安全套,表面看著妥妥帖帖,背地卻是大意的深淵。

我認同的點點頭,回到家躺在床上,忽然發現他的話還差幾分滋味,末尾應該綴上一句:與其戴著難受,不如摘了吹氣球。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