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側目勾唇一笑:「沈太太的要求,我沈慕衍向來有求必應」

沈慕衍怔住了!

這雙滿含著各種不同的情感,亮的驚人的眸子,絢爛得他移不開眼!

唐小染那張臉,在他的眼中,突然的活了起來。

她緩緩地勾唇,嘴角綻放出一抹無比妖艷的笑……這,很不「唐小染」,但,這樣的她,就這麼活生生地存在在他的眼前。

七年來,從不曾如此飛揚暢快的唐小染,七年來面目可憎的唐小染,七年來無比噁心厭惡的唐小染……此時此刻看來,無比的惑人心弦!

沈慕衍有那麼一刻的失神,心跳不自知的加快一下,但沈慕衍終究是沈慕衍,不過眨眼的功夫,又變得平靜無波,淡漠地收回落在她那張臉上的視線。

只是他不知道,今日唐小染的這一眼,在他日後的無數個夜裡,閃現在他的夢中,再也揮之不去,卻也再也看不到了……曾悔不當初為何這日不曾多貪婪的看她幾眼。

Advertisements

唐小染的笑更加瀲灧,輕聲說道:「既然都只是因為那份契約……」她嘴角的笑,旋出更妖艷的弧度,七年來,首次如此高傲的仰著下巴對他,「沈慕衍,抱我。」

男人墨色的瞳子,猛然驟縮!

「你說什麼?」旋即,男人眯起了眼,側目而視,聲音很輕地問了一句

唐小染抬腳,一步一步邁向沈慕衍,站在了他的身前,她踮起腳尖,緩緩抬起手,:「我說,抱我。」

男人目光陡然犀利,「呵……」這聲「呵」,卻夾著不加掩飾的輕嘲。

唐小染呼吸一滯,眼底的痛一閃即逝,倏然握拳,強迫自己忽視心口的痛,強迫自己在他面前,不退讓。

嘴角的笑容,越發的燦爛,唐小染說:「別忘了,那份契約……你要對我的要求,言聽計從。」她眼一眨也不眨地盯著沈慕衍,極盡所能地咧開最燦爛絢爛的笑容,她眸子里閃爍的光彩越來越澈亮:「沈慕衍,你抱我!」

Advertisements

如今……她睫毛輕眨。

男人在上,聞言,身子一頓,但隨即,薄唇輕扯一道諷刺,「沈太太,你……。」

伴隨這句話,「不過……如你所願。」話落時

唐小染睫毛眨了眨,仿若未聞,彷彿海中一葉扁舟,搖曳得好似隨時都會翻到水中去。

「沈慕衍,抱我……!」她彷彿瘋了一般

無數聲的「抱我」,那張蒼白的唇,因為他,染上了艷紅

突然,她將他的腦袋拉近她,「沈慕衍,我愛你。」

「沈慕衍,我愛你!」她嘶吼,大聲的吶喊,嗓子都沙啞了。

今日的唐小染太瘋狂!

全然不像是七年間的她,此刻的她絢爛燦爛,就像是要用盡最後一絲力氣

飛蛾撲火,不足以形容!

沈慕衍臉上卻只剩下漠然。

唐小染:「沈慕衍!說愛我!」她眼中含淚,卻含著期望望著他。

「呵……」男人輕笑一聲,不置可否。

突然,唐小染夠著腦袋,:「說愛我!」今日的她,除了無比的瘋狂,還無比的執著!

沈慕衍猛然抬頭:「你瘋了嗎!」他目光幽冷。

唐小染卻不管,抬起頭紅著眼看他,眼底近乎偏執的執著:「說愛我!」

她就是瘋了!瘋了的才會做出那樣的決定,瘋了的才選擇……

「適可而止。」

「說!說愛我!」

沈慕衍擰眉躲開。

「不許躲!」唐小染伸手,力氣無比之大的:「你別忘記,七年前,我們除了領證,也還簽了那份契約書。你,沈慕衍,對我,唐小染的要求,有求必應!」

七年來第一次,唐小染拿那份只有他們兩人知道的契約書,威脅沈慕衍。

沈慕衍漠然地掃了她一眼,果然不再躲了。

「說愛我,沈慕衍,說愛我。」唐小染執著著,睫毛輕眨,既然……既然那份該死的契約書,對他那麼重要,被他那麼看重,呵~她嘴裡一陣發苦,卻抬頭,:「這也是我的要求,沈慕衍,說愛我!契約書要求,你沈慕衍,對我唐小染的要求,有求必應!」

他:別做夢了。

唐小染眼睛更紅:「說!說啊!」

一股不甘,一股憤懣,一股迫切的想要從他那裡聽到那句話的信念……

「說!說愛我!你說啊!」

「沈慕衍,說愛我……」女人的聲音弱了下去,「求你……謊話也好啊……」唐小染聲音無力地說道。

他,連騙,也不願意騙她一次。

即使受傷,即使搬出那份契約書,她唐小染恐怕終其一生,也無法從他嘴裡聽到那句話……哪怕,只是一句謊話,他也吝嗇施捨。

他側目勾唇一笑:「沈太太的要求,我沈慕衍向來有求必應」話畢,眼底滑過輕嘲,轉身走了。

花灑的聲音,從浴室里傳了出來,唐小染面色慘白一片!

月光透著大片的落地窗,灑了進來,唐小染沒有睡,聽著身旁平穩的呼吸聲,趁著月光,唐小染看了過去,只看到一片的背……七年來,同床而眠,睜開眼時,要麼空無一人,要麼只有這背影留給她。

她很想告訴沈慕衍,七年前,他找到她拜託她為沈芯然捐獻造血幹細胞的時候,當時在得知沈芯然患了白血病。

而很巧合的,她曾做過志願者留在血庫的配型,與沈芯然配型成功,得知這件事的時候,她第一個反應就是毫不猶豫的答應救助。

但約莫,就算告訴他,他也不會相信吧。

下一章




特別推薦

所以,伴隨著一聲龍吼,眼前暴怒的女子動了起來。

「吼,你給我滾出去!!」

女暴龍身子只是一動,陸寧就在迷迷糊糊的情況下飛了出去,半空中一口瀟洒的鮮血已經噴了出去,毫不猶豫,乾脆利落,當落在地上時,他已經昏迷了過去。

當陸寧清醒過來時,只覺的自己渾身火辣辣的痛。看著拷著自己的鐵鐐銬,他不由的苦笑起來。

「這三個月,我為你做牛做馬,流汗流血又流淚,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怎麼能這麼對我?」他苦兮兮的說道。

「我現在在想,我是應該蒸了你吃,還是煮了你吃,生著吃實在是味道不好。」一身淡黃宮廷袍子的女子冷漠的說道。

「龍女姐姐,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我是來幫你的。」陸寧道,掙了掙銬住自己鐵鏈。

「嘿嘿。」女子冷笑一聲,「你那色眯眯的眼睛已經出賣了一切,我應該先把你這雙眼睛挖下來,送給狗吃。」

她身子一動,右手便已到了陸寧的眼前。霎時,陸寧駭的心都跳了出來,大叫一聲:「龍女姐姐,不要啊!」

女子停手下來,冷冷的道:「你倒是好意思,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龍女姐姐。」

「艹,嚇尿了。」驚魂未定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眼睛還在,陸寧鬆了口氣,然後才道,「我真是來幫你的啊!太冤枉了。」

「哦?你幫我?我有什麼可讓你幫的?」女子眼睛一動,問道。

「這三個月,你每到子時乾坤之氣交換,陰陽之氣輪轉的時候,都會難受的痛苦慘叫。我一開始沒注意,但今日里,你的慘叫聲實在太······」陸寧偷偷的看了一眼女子,果見其變色,方才又道,「太讓人心顫,我便來看你了,誰知道,咳咳。」

自陸寧被強行擄到地宮中,便開始做牛做馬的好日子。什麼打掃衛生,刷碟洗碗,臟活累活都歸他。三個月里,他每天都能聽到一段乾坤運氣訣的段子,到了今日已經差不多有三百多字了。而每天在這段子后,他也都能聽到痛苦的叫聲傳出。

雖然在被綁架回來時,也狠狠的遭受了一頓毒打,讓他的屁股通紅,但起碼的同情心讓他也很是不忍。所以當今日在聽到那更大聲,更痛苦的呻吟后,他忍不住了。自然,他也是沒想到這迎來了更悲慘的後續。

女子一陣眼神變幻,然後看著陸寧道:「你倒是生了個好聽力。」

陸寧眼角顫了顫,沒再說話。他是疼的,這女的下手毫不手軟,他此刻也是被打的遍體鱗傷,動一下都困難。

「念在你還有一片好心,我便饒了你這次。再有下次,我便殺了你。」女子最後冷冷的說了一句,轉身離去。

鐵鐐打開,陸寧站立不穩癱軟在地面上,眼中神色變幻一番,最後化為平靜。然後站起身,悄悄地向自己的居處而去。

當回到自己的居處后,陸寧六隻耳朵微微一動,當發現沒有旁的人在身邊后,身體輕輕顫了顫。隨著他一動,一層不可見的淡淡光華籠罩了他的身軀。然後便見身上那些傷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

「天生地養的身體,果然是厲害。」陸寧嘆了一口氣,然後便是查看了下自己的屬性。

「六耳獼猴,神獸,十五級。」

三個月的功夫,他的等級在一片自然的情況下漲了五級,也是讓他暗自驚嘆。那冰晶藍龍的等級,他還查看不了,當視線集聚時,出現在其頭頂的是三個問號,讓他無語,他知道是自己等級太低。

「要想看到敵人等級,怕是雙方等級差距不可高過二十級吧!」這是他根據以往的經驗推斷出來,也就是說這女子最低有著三十五級的實力。

三十五級,對於此刻的陸寧,那可是無法逾越的差距。

當然,此次查看這遊戲系統的目的不在於此。而是在包裹內,包裹內本來只有兩件物品,到了今日的子時時分,聽完那龍女的一句念叨后,便成了三件。

「時間之表,經歷過宇宙洪荒,穿越過天地玄黃,由世間最不可思議之力量凝結成的一件先天靈寶。」

這便是時間之表的屬性,沒有顯示其功能用法,只是有一段似是而非的介紹,看起來很生猛的樣子,而其樣子,卻只是一隻石英錶。

接下來便是那玉元仙訣了,最後方才是閃爍著淡淡光芒的乾坤運氣訣。

「乾坤運氣訣,南海龍宮之仙訣,妖獸習之可得化形之法,在鍊氣化神之時成為人形,可修鍊至煉神返虛。」

看了這乾坤運氣訣的介紹后,陸寧眼睛都發光了。他今日就看到了那條女暴龍開始以人身出現了,要知道平日里見面,這龍都是以龍身的。化形成人,他可是非常願意的。

「看來她已經修鍊到了鍊氣化神階段,也不知是什麼層次。」

陸寧便毫不猶豫的取出這本秘籍,右手使勁一拍。

「學習!」

隨著一陣光華閃爍,他的功法欄里出現乾坤運氣訣,他徹底學會了這新得到的功法,能使他練到煉神返虛境界。

ps:兄弟們有推薦的要投啊,求支持。看著不錯了,順手收藏下,拜謝大家了。呵呵,就喜歡有愛的你們。

第五章傳授

學會這乾坤運氣訣后,可以說陸寧來到這裡的第一任務已經完成。他只需要躲在一個地方,努力的修鍊下去,然後等待孫悟空出海便可以了。

他本就是如此打算的,但此時他卻走不了。

「女暴龍太厲害了,我一出了這龍宮門,她肯定就能發現。」陸寧苦惱的很,雖然它本身也已經隱藏了一些實力,但相比起那龍女還是查了一些。

沒辦法,他就只好先在這裡待下來。好在除了一天里,處理龍女的那些髒東西,就沒有其他的事情了,對於修鍊也影響不到哪裡去。

第二日,龍女一臉冷傲的過來,然後扔過來一大堆衣物。

「將這些都洗乾淨了。」

等龍女消失不見,陸寧的嘴角抽搐了下。

「娘的,真把我當奴隸了。」陸寧不平的道,當他看到這堆衣物中一些小小的東西時,眼睛忍不住就瞪圓了。

「不是吧,內衣也讓我洗。」

他實在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淚奔了,如果他是某些有特殊癖好的人,怕是現在就跳起來了。但是,當看到自己毛茸茸的爪子時,他只能苦笑。

猴子啊,可惡的猴子!

陸寧的日子陷入平靜之中,當學會了乾坤運氣訣,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升級速度變快了許多。只是一個月的功夫,他此刻的等級已經到了十七級。可以預見,他追上那龍女的日子,也不會太遠了。

時間就這般靜悄悄的過去了,當石猴在與花果山眾猴歡慶快樂的時候,陸寧一直處在冷漠龍女的統治下,努力辛勤的修鍊著。

這一日,陸寧和往常一樣,結束了修鍊便去龍女那裡取衣物。他此刻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貼身保姆,干著一切老媽子應該乾的事情。

「猴子,衣物洗完之後來找我。」不同與往日,今天的龍女竟然在陸寧拿衣物的時候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陸寧一愣,然後應是,一臉迷惑的離去。

做完了今天的任務,陸寧來到龍女的居處,看著其屋子中到處鑲嵌的閃亮玉石發起呆來。這些寶石,若是放在現代那得多值錢。可在這裡,卻只是用來裝飾。

「猴子,你跟本龍女也許久時間了。」龍女淡淡的開口,「雖然你的眼神色眯眯,滿腦子不良思想,但不可否認,你倒是有一顆玲瓏的心。」

「比起這龍宮的其他小妖,倒也算的上可造就。」

「今日傳喚你來,本龍女便傳你一二法訣,也算是對你的獎勵,省的傳到別處,說本龍虧待自己的下屬。」

陸寧聽了這麼一段話,有些不可思議。聽這龍女的口氣,這是要傳授自己法術了啊!這怎麼可能呢?這不科學啊!

但是,事實就是事實。龍女說完之後,便將一段法訣念出,入了陸寧的耳,然後將他趕了出去。

直到陸寧回到自己住處,才反應過來,然後便是傻兮兮的笑個不停。

「傳我法訣了,這麼說我就要脫離奴隸的悲慘生活了。一向以來,不是只有那些妖王最親密的下屬才能得到妖王的傳授。而一旦得到傳授,其地位也會大幅度提升。」

「哈哈,難道我就要一飛衝天,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了?」

「再或者,某一日我還能夠一親這美女龍的芳澤?」

陸寧樂呵呵的盤坐在地上,幻想著以後的幸福生活,口水都流了一地。

等清醒過來后,陸寧才記起龍女傳自己的兩個法術。他學習法術不同於別人,速度相當之快。當技能欄里多出兩個法術的名字時,便證明他已完全掌握了。「避水訣,三品法術,能使使用者在水下暢通無阻,習練至深處,似如魚得水。」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