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運,我在那空無一人的車站裡想念我的孩子

小孩的幼兒園放寒假了,順理成章她是要回老家呆上一段時間的,因為我和她爸爸都要上班。

送回老家的那個星期正是最冷的那會,4度。娃也有半年沒有回去了,可能因為不習慣,或者實在是太冷了,每天跟她打電話都哭得很凄厲,說想媽媽,想要回來廣州。

我自己也覺得很心酸,只能一邊偷偷抹淚,一次又一次的承諾,過兩天回去看她。我是真的決定回去,可憐天下父母心,當父母的大概都能明白,聽到那種撕心裂肺的哭聲自己有多心痛。

我請了假,想連著周末回去陪她幾天。由於春運,原本在路邊可以上車的大巴現在必須要到車站買票才能上車。那天我拉了一行李箱娃的玩具、禦寒衣服火急火燎,尋尋覓覓地終於趕到指定車站。這其實已經是一個廢棄的車站,但因為春運不能隨便上下車,所以中途上車的人都集中來這裡上車。

Advertisements

買票的時候被告知要身份證,這簡直是當頭一棒,我TM沒有帶啊!我都忘了坐大巴要身份證買票這茬了!

請求唯一一個在候車的小姑娘幫我去窗口用她的證買,被告知也不行,上車的時候還要憑身份證上車!那能怎麼辦,那隻能回去拿身份證坐下一班了。。。

那幾天真的很冷,還有雨,出門又回去折騰一通,冷得簡直直發抖!但想想自己娃哭得一遍一遍叫著想媽媽的樣子,已經跟她保證媽媽今天會回來的,乖乖在家裡等媽媽吧!這種相見的期望也算是她與我之間抵禦寒冬的一種溫暖吧。回家稍微整頓一下,我揣著身份證拉著行李箱又坐車跑回了那個空無一人的車站。

當我把身份證推進售票窗的時候,又被告知,後面發的車次不經過這裡,剛才那個是最後一班!

我頓時呆了,想想自己的承諾,想想娃那張等待的臉,我整個人癱坐在那空無一人的候車廳里,淚水模糊了雙眼,還抑制不住自己的哭聲,痛哭了一場。

Advertisements

感覺人生從沒這麼灰暗過。其實這也沒多大的事兒,雖然來來回回在寒風冷雨中跑了四趟,但我還能打得起的!不就坐不上車么,還可以坐明天的啊。相比我畢業的時候揣著50塊錢去從未謀面的佛山工作,為省一晚住宿的錢坐幾小時的公車再打摩托到同學的家裡寄宿一晚還精神抖擻的,這真的不算什麼!

多年之後的我抗壓能力差了?吃苦能力差了?不得而知,我的悲傷的或許是失信於孩子,那個堅信我一定會回去的人。

圖片來源於網路

而孩子往往又會在你最困窘的時候表現得出奇的懂事,我打電話跟她說,對不起,媽媽沒有趕上大巴車,只能明天才能回去。她回答:沒關係,那你明天再回來,到時候讓外婆開摩托車去接你。

第二天,我揣著身份證趕到車站如願以償地坐上了回家的車。

但是留守兒童與父母的相處總是短暫的,陪了兩天我又要趕回廣州上班了。

孩子一直在強調她要和我一起回去,我也一直在強調,爸爸媽媽要上班,家裡沒有人能照顧你,再等待幾天爸爸就會回來接你回廣州。

直至我回來廣州那天出門之前,她一直在哭鬧著她要跟我一起回去,流著淚抱著我的腳不撒手、不分開。眼看坐車時間快到了,只能扯著她和我媽三人一起開摩托車去到車站再說。我在車上跟她說,那個大巴車快要到時間開車了,我等一下到了車站要趕快跑著去坐車。

因為我很害怕等下在車站她糾纏著哭鬧拉扯真的會趕不上車!

到了車站,很出乎意料,她低著頭跟我說了一句:「媽媽,拜拜」,就再也沒說什麼了。完全沒有想象的哭鬧拉扯要跟我走的狀況。。。

我知道她的心裡一定很難受,很想跟我回去,但貌似她也能理解了生活的無奈。

對不起,我的孩子。在這麼幼小的年齡里,承受了本該不是她承受的壓力、隱忍和心酸。但是我知道還有千千萬萬個孩子比我的孩子狀況更隱忍更心酸更為生活所迫。父母們,過年用心陪陪你的孩子,聽聽TA的心愿,再難年後也盡量把TA帶在身邊。

知道為什麼在你窘迫的時候孩子表現得特別乖么?因為TA害怕你會離TA而去,永遠失去去!

童年只有一次,本不該承受太多的悲傷。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