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北漂夫妻年收入50萬 堅決不生二胎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在朋友圈刷屏已經兩天,

今天還在持續,

百感交集,看完心裡像壓了一塊巨大的石頭,

但很多人心裡一直想說的是,

即使沒有流感,亦有中年危機。

我理性地思考了我們的家庭,

我的原生家庭,他的原生家庭,

我們和巴菲特(中年危機的作者)一樣,

上有老下有小,

但每一個家庭成員都有各自的固執,

在各自的固執面前,

總得保持一個底線,

總得有一個頭腦保持清醒的家庭成員。

1:要時刻清楚的預見家庭危機。

不要只活在當下,要有預見家庭危機的能力,自從生下女兒后,沒有一天我們不被公婆、大姑子催生二胎。

我坐月子第三天,

她對我說,出了月子孩子跟我睡,

斷奶養一個月,還能接著生一個。

過年過節,催二胎更是常事,

十句八句不離老天爺還欠她一個孫子。

Advertisements

就連自己生病的時候,也嘮叨:

我看到我孫子,死也瞑目了。

關鍵是:你死嗎?你肯死嗎?

更厲害的是,還有那句:

我兒子一直看不上你,生個兒子你們就穩當了。

對此我一笑了之,

在敵人面前,我要保持一顆清楚且強大的內心。

大姑子也像鬧鐘一樣,

定期給弟弟發送催生信號:

你同意了嗎,聽咱媽說你同意了,她要去河南拿一副生兒子的草藥。

幾年催促之下,孩子她爸開始動搖了,催促我準備準備,

我是最不欣賞這種為了原生家庭的需求,

盲目生二胎的男人,

你想好了嗎,你是真的稀罕第二個孩子?

你真的能負擔的起他的人生?

說一下我家的基本情況:

他:從事IT,年總收入大概40萬,拿到了北京的工作居住證;

我:全職主婦,除了帶娃之外,像小豬佩奇的媽媽在家用電腦工作,每月偶有5k收入。

Advertisements

我們有車有房,還有點存款,以備緊急之需。

(如果不看以下附加條件,我們很像動畫片里小豬佩奇一家,雖然沒有弟弟,但是依舊幸福的冒泡。)

我們雙方老人都在,他的父親趨向老年痴獃,阿茲海默症,他的母親三高,每月大約2k醫藥費,我的父親心臟病,是有兩個支架的;雙方老人均因身體能力不能幫我們帶小孩;

我們貸款買一房,每月還房貸近萬;

我們均不是獨生子女,他的父母一直靠他奉養,我的父母是我們兄妹五人一起奉養;

在閱完巴菲特的流感危機后,

我堅定了一個認知:

「汝家有皇位要繼承,可多納幾房側妃來綿延子嗣。」

在我們這樣的家庭,

是完全沒能力供養第二個孩子的。

婆婆曾一度吆喝,你們不生兒子,

我存的那些積蓄(他們年輕時做小生意,存款五十萬的樣子),

將來要留給大兒子,

雖然他不孝,但他給我生了一個孫子。

我只能默默祝福她的錢能夠留的住。

實際上,去年一整年,公婆去了不下五次醫院,

公公還住進了北京民航醫院的ICU,

婆婆經常造訪北京朝陽醫院、北京積水潭醫院、北京301醫院,

(以上醫院巴菲特也曾提及;)

這一大年,醫藥費就填進去十萬。

實際上,他們的生命,還有無數個十年。

危機,卻無處不在,

即使有醫保報銷,每年也要自己負責很大一部分開支,

就如巴菲特,岳父遇上大病,開始商量賣房治病,

在我們家,也是遵從孝道,

父母得了重病,必然全力救治,

在一次大病面前,幾十萬的存款何其無力。

公婆上了年紀,越來越怕死,怕離開,怕彼此哪一個先走,夜裡連個說話的沒有,

特別是婆婆,每天要給兒子打十幾個電話,

不分時間、地點,動不動就讓兒子請假,

有一點不舒服,就要拎上兒子去最好的醫院,

公公婆婆總會說:咱有錢,就想活的久一點。

可實際上,他們有的不過是無知。

我們已經到了如果他們一旦有重病,

就得賣房賣屋替他們治病的地步。

在這種不能病,不敢病,

病卻隨時會找上門的情況下,

隨時經濟都可能被顛覆,

哪有條件給第二個孩子幸福?

我們要做的是彼此珍惜,教育呵護好女兒。

我可以想象到那種場景:

公婆輪流住院,

老公一天假不敢請,

還房貸,交住院費,

我忙完大的忙小的,

再也出不去賺一分錢。

我特么不是傻逼,我不想過這種日子。

我做不到為了滿足人家的家族需求,

為了人家出個門顯擺自己有孫子了,

就委屈自己和女兒,非得生個二胎,

那種情況下,我的母愛不能兼顧。

有句話叫做車到山前必有路,

到那時候,這就是唯一的路。

這些都是潛在的危機,

可圍在你身邊的,都在自欺欺人,

在現狀里滿意,藐視任何未來的危機,

你若一說,他們就懟你長了烏鴉嘴,

包括受過高等教育的同齡人亦是如此。

在這種情況下,

如果還沒有一個意識清楚的成年人,

那孩子降生在你的家庭是何其不幸。

危機無處不在,你若一味藐視,

只能給孩子一個一地雞毛的家庭,

巴菲特總喜歡揣著明白裝糊塗,以和為貴

過後譴責自己,

如果自己硬氣點,岳父不會走的那麼早。

可以寵老婆,但原則上的問題還是不要讓步。

2:有病,不管是誰,都要及時去大一點的醫院。

在求醫問葯上,真得要學習我公婆的精神,

懂得去大醫院看專家,表面上貴,

實際上是一種科學的省錢。

有的時候,你在小醫院看病的憑據,

到了大醫院根本不認,

所有的錢還要重新花一遍。

巴菲特的岳父,多次出入社區醫院,

一定程度上拖延了治療時間。

平時,我除了帶孩子去社區醫院打疫苗,

娃生病的時候從來不去社區醫院,

相對來講,不管是醫療設備還是藥品,

均跟不上三甲醫院的水平,跑了根本就是白跑。

在巴菲特的文章出來之後,

美國也有報道出來,流感正在肆虐。

奪去了63個孩子的生命。

看到這樣的報道很揪心,

真是應了一句話,

21世紀是病毒和細菌稱霸的年代,

我們無處可逃,也無路可逃。

所以,在流感肆虐的時期,

一旦高燒不退,

必須第一時間去大醫院篩查是否流感,

特別是有寶寶的家庭,

口罩是第一必備品。

以前我不太重視口罩的作用,

女兒每次生病,我都是接著被她傳染,

一個大病號照顧一個小病號,

心力憔悴。

但是有一次,我突然想帶個口罩吧。

直到她病好,我都沒被傳染。

大醫院,不一定必須就是兒研所、北京兒童醫院,

所有的三甲醫院都可以,

女兒從出生到現在五歲,

經歷過未滿月肺炎、三五次急性支氣管炎炎、甲性流感,等呼吸道疾病,

我們就診的都是同一家醫院,

北京解放軍304醫院兒科主任胡曉紅大夫,

是我最感激的醫生(真不是廣告),

我的觀點是,

專家就是專家,貴的是有道理的。

胡大夫的聽診器是出了名的敏捷,

治療過很多隱形肺炎寶寶。

關於甲流:

前年春節前後,閨女半夜中招,

臉蛋燒的像紅蘋果,

我們半夜起來,物理降溫加退燒藥,

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鼻涕流個不停,渾身就像一個沒裝水的空壺放在煤氣灶上干燒,吃了退燒藥也不發汗。

和平常的感冒發燒,很有區別。

天亮以後,我們帶她直奔304醫院,

一檢查,居然是甲流,

當天吃上一粒特效藥,

第二天就完全退燒。

關於發燒,一般講究的是,燒三天不退去醫院就診,

但這個三天不退,

指的是有時間間隔的發燒(發燒了,吃完退燒藥退下去,過幾個小時溫度又起來。)

如果是連續幾個小時,吃完退燒藥(小兒泰諾)卻沒有退燒跡象,孩子發燒的時間處於流感季節,那一定要立即去醫院就診。

我們很是納悶,她爸爸比她早感冒兩天,

已經篩查過不是甲流,

為什麼她在家裡反而得了甲流呢,

醫生說個體對病毒的耐受度不一樣,

爸爸不是甲流,很可能把流感病毒帶回家,

孩子小,免疫力抵抗力差一點,

就有可能被傳染。

那幾天爸爸回到家從不帶口罩,

大噴嚏一個接著一個,

還直言不礙事,感冒不會傳染,

但是若是做好防護措施,

閨女那次甲流不會來勢洶洶。

3:人到中年,我們依舊是孤獨的孩子

我們一再試圖勸阻繼續隔代看孩子,

但巴菲特作為金融才俊的家庭,收入不菲,

巴菲特的妻子依舊不會雇傭任何外人,

所謂的金牌月嫂、育兒嫂,

在她眼裡都是透明人,

因為她跟我們所有人一樣,

對外面的人根本談不上信任,

父母健在,根本不可能用外人。

在外打拚,能讓她不懸著心出去的,

只有父母大人。

我們到了中年,即使事業得意,

但我們也同時發現了,

除了父母,我們依舊是別無可依,

我們其實仍是內心孤獨的孩子,

這才是真正的中年危機。

最怕的不是供養雙親,

而是我們的孩子還沒長大,

我們的父母卻已經走了。

最難的也不是經濟壓力,

對於很多80后的父母來說,

最難的是你想去外面打拚的時候,

家裡沒有能依靠的人幫你帶小孩。

人到中年,除了缺錢,

最大的危機感就是,

我們周邊的大環境讓我們缺乏信任感,

即使再有錢,也讓我們無比焦躁,

孩子上了幼兒園,怕被老師虐待,

孩子交給保姆,更是心裡沒底,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

誕生的是一批沒有社會地位的全職主婦,

全職主婦,又加重了中年夫妻的金錢危機感,

危機總是一層一層疊加的,

本來就是負重前行,

還要面對上一代不時來襲的各種流感。

人到中年,我們比任何時期都焦慮不安。

但又必須清醒地給自己吃一顆定心丸,

你自己不吃定心丸,別人灌得迷魂湯會把你埋沒。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