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狀皰疹后遺證高效方

帶狀皰疹,又名蛇丹,是由病毒引起的急性炎症性皮膚病。多見於胸背、面部和腰部,呈帶狀分佈。多發於春、秋兩季。

初起患部有束帶狀刺痛,局部皮膚潮紅,伴有輕度發熱,乏力,食欲不振等全身癥狀。皮疹呈簇集狀水皰,水皰如綠豆或黃豆大小,中間夾以血皰或膿皰,排列如帶狀。皮疹多數發生在單側,常見於肋間,次為頭面部。皰疹在2~3周后,漸漸可見乾燥結痂,最後痂退而愈。愈后一般不留瘢痕。

對於帶狀皰疹,中醫認為其病因病機為肝經鬱火和脾經濕熱內蘊,又復感受火熱時邪,以致引動肝火,濕熱蘊蒸浸淫肌膚、脈絡而發為皰疹。中醫針刺治療有明顯的鎮痛效果,而今天文章中提到的瓜蔞紅花湯更有神奇的效果~

帶狀皰疹後遺症是臨床常見病,病人常疼痛劇烈,痛苦異常,多見於老年人。常見原因是由於病毒滯留與火邪,濕邪,結合而成,筆者多年來致力於本病的研究,篩選出高效方。以瓜蔞紅花湯和活血效靈丹加味。久治不愈的可以配合梅花針治療。

【病例】徐某,男,61歲,帶狀皰疹後遺症伴疼痛3個月余。曾在無錫多家醫院診治,花去數萬元費用,治療效果不理想。口微干,每天夜裡疼痛難忍,失眠,大便一天一次不幹,余無不適。局部檢查左腰部可見2x5cm大小,局部皮膚呈暗紅紫色,觸之有灼熱感,苔白,薄膩,舌質偏紅,脈弦滑數。

【辨證】毒熱未清,氣血凝滯,經絡阻隔。

【治療】瓜蔞30紅花6大青葉15當歸9丹參20靈磁石30生石決明20代赤石20牡蠣30乳香15沒藥15甘草6赤芍15,7副已愈(早期以瓜蔞紅花煎加大青葉,鬱金,滑石來治療,基本上沒有併發症。)

瓜蔞紅花治帶狀皰疹(何紹奇)

明代名醫孫一奎《醫旨緒餘》載:

其弟性多暴躁,於夏季途行過勞,又受熱,突發左脅痛,「皮膚上一片紅如碗大,發水皰瘡三五點」,脈弦數,其痛夜甚於晝。醫作肝經鬱火治之,用黃連、青皮、香附、川芎、柴胡之類,愈甚。又加青黛、膽草,「其夜痛苦不已,叫號之聲,徹於四鄰,脅中痛如鉤摘之狀,次早觀之,其紅已及半身矣,水皰瘡又增至百數。」

從他記述的病情看,當為帶狀皰疹無疑。孫一奎乃求教於他的老師黃古潭先生,黃哂曰:「切脈認證則審矣,製藥訂方則未也。」改用大瓜蔞一枚,重一、二兩,連皮搗爛,加甘草二錢,紅花五分,一劑而愈。這張處方,我定名為「瓜蔞甘草紅花湯」,多年以來,用以治療帶狀皰疹,多在一、二周之內見效。

帶狀皰疹多見於脅、肋,這正是足厥陰肝經部位,患處焮紅灼熱,痛如針刺刀割。「諸痛癢瘡,皆屬於心(火)」,更因其人「性多暴躁」,更兼受熱,因此從肝經鬱火治,本來應該是不錯的。但五臟之火以肝火為最橫,肝陰肝血不虧者,用之固無不可;反之,則因苦藥皆燥,苦寒直折其火,便是以燥治火,則肝火愈熾,至於升散、香燥之品,更無異於火上加油了。所以黃古潭說認證不錯,方葯則欠妥。

瓜蔞甘草紅花湯乃以瓜蔞一枚(約合今30~50克)為主葯,瓜蔞性味甘寒,不唯以清化熱痰、通腑開結見長,且能「舒肝鬱,潤肝燥,平肝逆,緩肝急」(《重慶堂隨筆》),《藥性類明》更說「甘合於寒,能和、能降、能潤,故鬱熱自通。」因瓜蔞用大量易滑腸而引起腹瀉,故用甘草甘緩和中。雖說「痛隨利減」,但畢竟泄多傷正,故乃重用甘草;些許紅花,則取其入絡行瘀。葯雖寥寥三味,而用意頗為周到,所以取效甚捷。

於此可證:

療效欠佳,由於辨證不確者固多,由於方葯使用不當者亦復不少。此外,雖確屬肝經鬱火,但在用藥上卻有苦寒、甘寒之分,說明名醫既洞悉病理,用藥亦精細入微,誠非偶爾幸中者。學者當於此用心體味,其所獲者當不止此一有效成方而已。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