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科治療難關重重 抗VEGF新葯加速落地

  長期以來,以老年性黃斑變性(AMD)為代表的眼底疾病威脅著人們的視力健康,它是一種年齡相關致盲性眼底病變,多見於50歲以上人群,又分為乾性和濕性AMD(即wAMD)。

  臨床上主要依賴光動力療法和激光等治療手段穩定病情,但並未針對病因,療效持續時間短且對患者創傷較大。近日,拉斯克獎得主、被譽為「Anti-VEGF之父」的費拉拉公布了新型VEGF抗體治療的突破性進展,目前該項研發已被多個國際臨床指南推薦為wAMD一線治療方案。

  事實上,國內眼科學基礎和臨床學術水平增速迅猛,從專業醫生增多、科室和專科醫院的蓬勃發展佐證了這一點。近兩年圍繞眼科疾病的抗體藥物研發和AI逐步受到創業者、企業、資本的熱捧。即便如此,眼科疾病種類多、複雜程度高、患病人群大、公眾認知度低,依舊是眼科行業從業者面臨的難題。

Advertisements

  發現VEGF藥物靶點

  1973年,美國科學家福克曼發現腫瘤增生過程伴隨著新生血管的形成。彼時福克曼提出假說,如果促使新生血管形成的生長因子被遏止,癌細胞則形不成新生血管。這種假說區別於傳統手術、放化療等保守療法。

  數十年後, 「癌症抗血管內生藥物」問世,在臨床上取得不俗表現。但在當時分離出促進血管新生的生長因子並不容易。直到80年代,加利福尼亞大學的博士后費拉拉才在實驗中發現,牛垂體腺中存在某種可促進血管內皮細胞生長的因子。

  這一發現卻激起費拉拉的極大興趣,於是他放棄工作崗位,選擇延長博士後生涯繼續探索。1989年,費拉拉成功地分離出了「血管內皮生長因子」,又稱VEGF。不久后,費拉拉成功製備了VEGF的鼠源性抗體,並進一步將抗體的骨架替換成人源,使其既保留了VEGF的中和能力,又避免了免疫排斥反應。這種「人源化抗體」便是被稱為抗腫瘤葯的「重磅炸彈」:貝伐單抗(阿瓦斯汀)。

Advertisements

  1994年,當費拉拉將研究領域轉向眼科疾病時,又驚奇地發現「諸如老年黃斑變性的眼科疾病均是由視網膜新生血管造成」。此後,他開始將VEGF抗體應用於治療AMD。

  「將阿瓦斯汀的全抗體分子進行簡化,保留能夠中和VEGF的抗體片段,同時將給葯途徑由靜脈注射改為玻璃體直接注射,新型的VEGF抗體雷珠單抗(諾適得)誕生。」費拉拉說。

  成為主流

  2010年9月20日,美國拉斯克(Lasker)臨床醫學獎授予了費拉拉。拉斯克獎在醫學界的聲望僅次於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獲得該獎的科學家,大約有半數在數年後染指諾貝爾獎。因此,該獎也被視為諾貝爾獎的風向標。

  費拉拉獲此殊榮的原因是,其發現了促進血管生長的「血管內皮生長因子」,並據此為藥物靶點,先後開發出用於治療轉移性癌症的貝伐單抗,和用於治療AMD的雷珠單抗。尤其是後者能夠顯著提高患者的視力。而在此前AMD病在臨床上近乎絕症,絕大部分病人都難逃失明的厄運。

  更為重要的是,費拉拉所研製的貝伐單抗和雷珠單抗,在臨床上實現了福克曼提出的「通過抑制血管生長來遏止腫瘤增生」的假說。目前,癌症的「抗血管內生療法」已經成為繼放化療外,使用最為廣泛的治療策略。

  進入醫保

  從福克曼提出「腫瘤血管內生」假說,到費拉拉研製出抗癌單抗阿瓦斯汀、雷珠單抗,其間歷時三十餘年。

  其中,雷珠單抗不僅是全新藥物類型,而且改善AMD患者視力的療效優於以往的治療。2006年,雷珠單抗通過美國FDA審批用於wAMD的治療,至今已經獲得100多個國家批准。

  去年7月,長達半年的醫保談判塵埃落定,36種藥品被納入醫保藥品目錄,其中最受關注的品種之一便是雷珠單抗。

  調查顯示,51.69%的家庭因有視力受損患者而陷入災難性衛生支出,患者負擔不僅包括治療費用,更包含陪同、護理、設施改建、撫育兒童等支出。

  進入醫保乙類目錄之後,雷珠單抗可由醫保報銷的比例高達70%~80%。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